23书吧 > 你很强但现在是我的了TXT下载 > 你很强但现在是我的了最新章节列表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561章 忠臣IF·琴乐阴的葬礼(完)23shu8com

23书吧(https://23s.la/)进行阅读,请多多支持。

“哎,这里是哪里?好黑啊,好窄啊!”

“干嘛将我关在这里?我是掌剑使琴乐阴,白夜第三录事,炎京琴家家主,皇家学院副校长!谁这么大胆给我开这么大的恶作剧?让我出去,让我出去!”

不少人都忍不住站起来了,黎莹擦了擦朦胧泪眼,脱口而出:“难道他还没死?”

“废话,我当然还没死,你们死光了我都不会死!”棺材里的声音中气十足,又锤了一下棺材盖:“反了你们,快放我出去,别惹我生气,不然等我出去将你们通通鲨了!”

听到棺中人甚至还能对话,礼堂里许多人脸色大变,或惊恐,或喜悦,或笑意,或愤怒,赫然是相信了八成。

黎莹和奎念弱甚至已经站起来准备走过去,然而她们被旁边的千雨雅和林雪拦住了。侍温和丹赤霞本来想直接冲过去,但他们也被来雅拉住了手腕。

虽然这事情实在是过于骇人听闻旷古未有,小说不敢这么编,野史不敢这么野,但大家都很快冷静下来——因为他们发现其他人都很冷静。

更重要是,离灵柩最近的茶欢,没有任何动静,只是平静地看着灵柩。

没人看见那位老人现在是何表情。

“怎么还不放我出去,好啊,我就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恨不得看着我死。唉,真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我的心都变得冰冰的……”

“……哼,不过我也无所谓,反正我也讨厌当什么隐相了。说得好听是隐相,说得不好听,其实就是我不想背锅。”

“老令啊,这些年辛苦你了,这些年我闯了这么多锅,都是你一把屎一把尿地帮我修修补补,然而大家都只知隐相不知实相。唉,他们也不想想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虽然脑子比茶欢聪明一点点,但怎么可能会拥有驱动国家机器的能力?没有老成持重的辅相掌控大局,又怎能在短短五年创造那么多奇迹?”

茶欢冷哼一声,令将离面无表情不发一言。

“但政治这玩意就是云里雾里,身在局外的人只能阴谋化、简单化、标签化地看待这个全世界最聪明的人组建的游戏。说不定过个几十年,‘水云改革’的所有功劳都会被世人归功于我的英明,所有错误都会被世人归咎是老令你的过失——事实上好像已经有这种苗头了。”

这时候,令将离终于不再沉默,拱手说道:“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说,令某自求无愧于君,无愧于位,无愧于民,无愧于心。”

棺材里的声音继续说道:“不过我如果就这样走了,其实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遗憾,毕竟我还是放不下二弟和三妹。”

琴悦诗微微有些动容,琴月阳脸色平静。

“你们不要误会,我不是担心他们的未来能不能幸福,我是担心他们未来会不会连累我的名声。”棺材里的声音十分毒舌:“三妹我已经放弃了,我明明都在她面前吊死了几十个资本家,让她知道剥削工人的下场,然而她明面上都说好好,暗地里还是想方设法钻漏洞赚差价,在这方面倒是学到我的半分真传——虚心认错,坚决不改。”

琴悦诗脸色一黑,感觉浑身不自在,甚至觉得后面那个叫侍温的巡刑司大队长似乎在紧紧盯着自己。

“不过看在劳动法是我主持颁布的份上,三妹多少会收敛一点,不至于落到挂路灯的下场……但也说不准,毕竟她也准备结婚了,到时候有了孩子,天知道她会不会用我的名字当挡箭牌获取十倍利润。”

“月阳虽然看上去挺老实,但他骨子里有一股凶性,就像是火山里的熔岩,如果不爆发当然是春暖花开,一旦爆发,自然是天雷地火……不过我也没见过他爆发过。”

“但我就是隐隐有股预感,在脱离我的羽翼后,月阳肯定会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唉,但我都被钉在棺材里,又能拿他们两个怎么办呢?正所谓江山易移,本性难改,琴家人血脉里流淌着就是诡谲的银血,我只希望历史可以给琴家一个公正的评价——”

“骂我的家人,可以,骂我,不行!”

琴悦诗忍不住连连咳嗽起来,仿佛想盖住棺材里的声音。就连琴月阳也嘴角微微扯动,极其罕见地流露出些许感情。

“我果然还是逃不出功名利禄的诱惑,还是会担忧自己的名声会被连累。”棺材声叹息道:“说来也是,大好男儿,谁不想干出一番连时间都无法磨灭,永远铭刻在历史里面的伟大事业呢?”

“蓝炎,谢尘缘,无脸,你们说是吧?”

大家心里顿时提起来——这里被点到的人,可是水师提督蓝炎,幽云执政谢尘缘,以及内阁学士兼白夜录事安惧!

而且这三人,都是身强力壮,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可谓是前途无限。如果不出差错,再过十几年,他们必然是辉耀的中流砥柱,甚至可能是权倾朝野的大人物!

有些聪明人更是想深一层:虽然白夜已经洗白转正,但安惧终究是革命出身,他本来就是要造反的;蓝炎就别提了,他已经造过反了;谢尘缘虽然名声比前面两人好一点点,但他也是趁宪宗遇刺崛起,作为屠刀迅速掌握权力,一看就是野心勃勃之辈。

也就是说,这三人要么走在造反的路上,要么曾经偷偷摸摸地造反,要么已经光明正大地造反!

棺中人这次点名,是有的放矢!

礼堂里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守卫在四周的金吾卫握紧了长铳,十二禁卫指挥使余客更是守在门口,阻断出入。

然而被当众点名的三人却是十分平静,蓝炎跟谢尘缘交换了一下眼神,无脸甚至一动不动——毕竟他戴着遮挡头盔,没有眼神可以交换。

“别以为我被钉在棺材里面就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棺材里的声音嘻嘻笑道:“你们肯定在想,我到底将执掌圣剑的法门交给谁了。或者说,你们在思考我留了什么后手,用来保证改革延续,天下安定。”

“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们,我确实是留了后手。像我这种以外姓人身份执掌圣剑的例子,并非流行一闪的璀璨,而是可以复制的奇迹!”

人们顿时耸动起来,就连令将离这种老臣也动容了,林雪等人更是倏地站起来——以她们跟琴乐阴的关系,她们自然早就询问过类似的问题,甚至希望自己成为琴乐阴的衣钵传人,成为第二代掌剑使,继续悬剑天下镇压山河。

当时琴乐阴的回答是‘不可能’‘没办法’‘告辞’三连,哪怕她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色,琴乐阴就是一口咬定没有,因此她们也信了!

然而你现在人都躺在棺材里,才跟我们说你以前是在骗人的?!

“在收到我的邀请函后,你们肯定在寻找谁是第二代掌剑使吧。”棺材板呵呵笑道:“你们也不想想,以我的智慧,难道会将传承放在一个你们能够触及的地方吗?”

“不仅我的学生不知道,我的朋友不知道,甚至连琴家也不知道!你们或许以为我会将这份力量交给我信任的人或者组织,但正所谓世事如棋,天意如刀,人心难测,我现在能信任的人,明年能信任吗?后年呢?大后年呢?”

“要知道掌握圣剑辉耀,就等于掌握了这个国家。水云以诚待我,我不能以身相许就已经很抱歉了,怎么还可以给她留这么大的漏洞?”

“那么,第二代掌剑使到底是谁,在哪里呢?”

棺材盖的笑意几乎能穿透灵堂:“你们猜猜?”

大家仿佛能看见赤发白雪君那张惹人拳击的邪魅笑脸。

“当然,你们也可以认为我在虚张声势。但对于你们这种来说,你们是绝不会打一场必输的战争,所以你们哪怕心中怀疑,但除非有出头鸟帮你们验证,否则你们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所以你们也不用担心这场葬礼是勾引你们给我陪葬的陷阱,我可以大胆预言——”

“终水云一朝,你们始终都会是辉耀忠臣!”

礼堂里余音袅袅,蓝炎忽然一声轻笑,站起来朝着棺木重重鞠躬。

“蓝某终生愿为辉耀奔走。”

谢尘缘也立马跟上:“谢某终生愿为辉耀奔走。”

无脸的话稍微多一点:“只要皇室仁明,白夜便为辉耀白夜。”

“唉,我一个都被钉在棺材的人,怎么还要为你们这群活人考虑这么多呢?”棺材盖悠悠一声叹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执剑人说得对,我还是太执着于英雄史观,以为辉耀离开了我就转不了,但就算没了琴乐阴,难道就没有瑟乐阴吗?”

“我能有此番成绩,又岂是我一人功劳?在这里,我要感谢辉耀全体官吏以及白夜行走的支持,谢谢我亲爱的女皇陛下的信任,谢谢令首辅、茶校长等仁人志士的协助,谢谢大家!”

“所以……”

“就算没了我,我们伟大的事业,终究会延续下去。”

棺材盖笑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心里肯定在猜测我到底为什么要开这个葬礼,是不是还有什么阴谋诡计……没有,真的没有!被钉在棺材里面的人,就算智谋超绝更胜茶欢,又怎么可能算尽身后事?”

“我找大家来,只是想实现我多年以来的心愿……没错,就是邀请我生平有过一面之缘的熟人过来参加我的葬礼,然后……”

“我当场诈尸,吓你们一跳。”

“哈哈哈,是不是被吓到了?”棺材盖哈哈大笑:“但里面只是放着一个留音机,是我特意拜托颜伊做的,声音里一点杂质都没有,高音准,中音甜,低音劲,是不是听起来很像我的声音?”

然而众人并没有愤怒或者笑意,而是暗自叹息。留音机、收音机两年前就已经问世,当茶欢等人对‘诈尸’没有反应时,他们就猜到棺材里面的声音应该是源于留音机。

哪怕琴乐阴将这个葬礼弄得如此喜庆,但意识到琴乐阴真的已经死了,跟琴乐阴有交情的友人还是难免有些伤感。

“不过你们也别以为我真死了,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我无法容忍的事,我还是会掀开棺材盖回来的。”棺材盖幽幽说道:“这才是葬礼的精髓——我很期待我跟你们某些人再次重逢的那一天。”

虽然琴乐阴说得信誓旦旦不思其反,但大家却更加伤感了,没人认为琴乐阴说的是真话。

“好了,是时候开始告别了。”

这时候琴月阳拍掌两下,然后金吾卫从外面鱼贯而入,将手里的火把递给礼堂里的来宾。

“我这个人很懒,什么都不想留下。”棺材盖平静说道:“无论我跟你们过去是有恩,有恨,有情,还是有仇,现在一人一把火,抿去我们的恩怨,斩断我们的羁绊吧。”

“校长,你先来吧。”他轻声说道:“对不起,都到最后一刻了,还要麻烦你。”

“从认识你开始,你就一直在给我添麻烦。”茶欢盯着手上的火把,声音里有些哽咽:“这是最后一次了。”

火把在棺材盖上滚了两圈,落到棺材下面的稻草上。

“然后是林雪,黎莹,奎念弱,千雨雅,琴悦诗,琴月阳……来吧,不要客气,我知道你们平时对我颇有怨念,这是你们最后一次复仇机会了。”

除了千雨雅和琴月阳,其他人几乎都是红着眼流着泪扔下火把。

“颜伊,宁心媛……别拖延了,幸福的日子其实不多,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侍温,来雅,丹赤霞……祝你们前程似锦,当然就算没有前程也没关系,按你们喜欢的方式活下去吧,惹事了记得别说你们是我学生就行。”

“双鲤宫,卿云宫,月宴宫……涅若,灭堂牙……虽然说不上不打不相识,但你们的失败确实是我成功的基石,你们败在我手里,你们应该要感到自豪。”

随着一根根火把落下,稻草迅速燃烧起来,不一会儿棺材就被火焰彻底吞没。熊熊烈火令礼堂变得温暖,让人不禁回忆起火棺中人的一生——在过去五年,他就像这次葬礼一样,燃烧自我,温暖众生。

很快,礼堂里只剩下一个人还拿着火把。

“水云。”棺材盖的声音已经有些扭曲:“来吧。”

“为琴乐阴和明水云的命运,画上完美的句号。”

明水云沉默地看着燃烧的火棺,神色平静,投入最后一根火把。

熊!

“哈哈哈哈,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火焰中的笑声越来越清越响亮:“别误会了,我并不是输给了世界,我只是暂时……不想玩了!”

熊!

在众人复杂的眼神注视中,这个玩弄了全辉耀,将所有人都算计得死死的男人,连自己的葬礼都办得如此干净利落。

琴乐阴,死于辉耀历2089年。

……

……

夕阳西下,辽阔的平原上,一辆火车正往天际区疾驰,呜呜呜呜的笛鸣声响彻原野,惊起河塘的白鹭。

火车的特等舱里,一位相貌清秀的青年正挨着窗户眺望远方红霞。特等舱里其他座位都没人,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特等舱价格高昂,从一开始定价就是冲着割富人韭菜去的,平时自然没人乘坐。

但差异化价格自然也带来差异化服务,座位舒服不说,而且还有单独洗浴隔间,可谓是长途出行的最好选择。

忽然,青年嗯了一声,整个人蓦地放松下来。不一会儿,一个青衣绿萝的美丽女子扶着他的大腿站起来,橘红的夕光为她披上朦胧的薄纱。

他看了一眼,指了指嘴角。青衣女子一摸,摸出一根弯弯曲曲的黑毛。

她没好气瞪了青年一眼,嗔怒之间媚意天成,鼻子里哼了一声,一言不发走去洗浴间,过了一会儿便回来坐到青年旁边,抱着他就是一顿狂亲。

但很快她就停下来,直勾勾盯着青年看。都是老夫老妻了,乐语对这种闺房情趣也不在意,反倒是青岚此时的眼神让乐语感觉怪怪的,便问道:“干嘛?”

“我其实说谎了。”

“哪里说谎了?”

“我以前跟你说,只要是你,就算没那么帅也可以。”青岚苦恼说道:“但我觉得还是帅一点会更好。”

乐语脸色一黑,扭头哼了一声:“我本人长得没那么帅,真是对不起啊。”

“哎呀我开玩笑呢,你这么认真干嘛。”青岚嘻嘻哈哈抱环着乐语的脖子:“而且山珍海味也不能吃太多,还是平平淡淡的家常便饭适合我。”

“我是平平淡淡的家常便饭真是对不起!”

“是小女子说错了,公子别生气好不好?你大人有大量……”

“长得不够帅的人是比较小气的。”

“哼,小气鬼。”

火车特等车厢里的两人,自然便是乐语和青岚。

其中乐语现在用的身体,正是零号机——也就是他的原始身体。

他最初的身体自然早就被千羽流割断喉咙,现在都进入大自然循环里了。但他五年前挥下圣剑,战胜了外区叛军,同时也完成了系统挑战——指挥一场大型战争的胜利,要求总参战人数达到十万以上。

虽然乐语没指挥,但他一个人打败了十万人,自然是严重超标地完成挑战。

但刷新出来的挑战却又是那个‘屠戮一万人’的挑战,但这次乐语选择接受,因为他本来就要征伐天下,清理旧有阶级来推进改革。花了五年时间,乐语终于完成了这个挑战,借助系统威能创造了一具他完全自定义的身躯。

也就是零号机。

虽然外人都以为琴乐阴是因为挥舞圣剑寿命耗尽而亡,但其实是因为乐语死替零号机,那四号机琴乐阴自然就因为无人驾驶而自动销毁了。

“现在你的葬礼应该已经结束了吧?”青岚挽着乐语的手臂,问道。

“应该结束了。”乐语说道:“从此,我就斩断了世上所有羁绊,只剩下你——”

“和女皇陛下,以及千雨雅妹妹的羁绊。”青岚迅速接话道:“话说,你就这样跟我一走了之去寻找神魔之井,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乐语装傻:“反正我也腻了玩政治游戏,寻找神魔之井的旅程不是我们一开始就说好的吗?难道你恋上锦衣玉食,不愿意陪我旅游了吗?”

“那女皇陛下怎么办?”青岚扬了扬眉毛,咄咄逼人:“你不是不知道,皇室对她的婚姻催的很紧吧?以前有你在,大家以为女皇是你的禁脔,皇室才默不作声,现在你人都化灰了,你猜我们明年回来会不会看见女皇陛下抱着一个婴儿?”

“难道这是坏事吗?”

“坏就坏在女皇陛下现在有底气拒绝皇室乃至朝廷的逼迫。”青岚冷声说道:“皇室需要继承人,朝廷也需要宫主殿下安稳证据……你已经耽误了她五年,难道还想耽误她一辈子?”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乐语反问道。

“为什么问我?”

“因为你是我爱人啊,我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反正你以前是这样教我的。”青岚点着乐语的下巴:“如果要二选一的话,你千万不要选我,我从来不做别人的备选项。”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乐语试探性问道:“二选二?”

“兴许还是三选三呢?”青岚冷笑道。

“你可别乱说,雨雅只是通过她的劫强行猜出真相,强行认我做哥哥,我跟她是纯洁的兄妹关系。”

“没有血缘那种?”

“谁说的,我们体内都流淌着冷血。”

青岚撇撇嘴,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静静挨着乐语,看着夕阳西沉,星空染夜。

“如果真的找到神魔之井,我就能跟你回家吗?”青岚忽然问道。

“只要我和你一起,天下何处都是家。”

“听起来好像乞丐。”

“没办法,毕竟我们都是无家可归的人。”

青岚噗嗤一笑,旋即又幽幽叹息道:“公子,我好害怕。”

“有我在,你怕什么?”

“我怕老,我怕死,我怕有一天红颜老去,我怕没法陪你到永远,留你一个孤零零地待在这个世界。”

“我不是跟你说,我已经做了不少实验了吗?”乐语说道:“有了和,虽然不能大规模应用,但让三四个人通过不停替生获得长生不死,并非不可能——”

“但你也从实验里得知,灵魂是有损耗的。”青岚轻声说道:“除了你能借助保护灵魂,其他人都会在转移灵魂的时候有所损耗。”

“总有办法的。”乐语说道:“西大陆的死灵书,还有过几十年就会出现的不死心……这些都是能操控灵魂的神兵,说不定还有其他幻神兵极神兵也有类似威能,我们肯定能找到办法的。”

乐语抱着青岚入怀,温言安慰道:“先别担忧那么遥远的未来了,就算你真的没法陪我到永远,但是在那之前,我还有一辈子时间陪你慢慢变老。”

青岚的脑袋轻轻蹭了蹭他的胸膛:“嗯。”

两人温存片刻,乐语忽然想起什么,从行李拿出两样东西。

“说起来,再不用可能就用不了,现在正是时候。”

青岚好奇地盯着乐语手上的那块黑色方形水晶,以及另外一块小一点的正方体:“这是什么?”

“从我家那边带来的,这是手机,这是手机电池。”

这些年来,手机虽然经历了许多磕磕碰碰,但奇迹般没有什么损坏,而手机电池当然是一早就抠出来,不然电池肯定漏电漏光了。但就算如此,数年过去,电池的电量情况也很不理想,乐语并不抱什么希望。

然而装入电池后,乐语发现他居然还能开机,定睛一看,甚至还有4%电量,一开机就提醒乐语赶紧充电。

“来,拍个照。”

青岚有些奇怪:“我们不是拍过很多照片了吗?”

“但那些是黑白照,这是彩色照片,而且清晰度非常高,可以将你的毛孔都拍出来……”

“那我先去化个妆——”

“别担心,自带美图效果,会把人拍的更漂亮。你看在手机的加持下,我是不是比琴乐阴更帅?”

青岚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眨了眨眼睛,连连点头:“嗯嗯嗯,是的呢!”

乐语高兴说道:“来,看着屏幕,露出你最好看的笑容,一,二……三!”

随着异世界手机里的快门声响起,两人幸福的笑颜在夕阳余晖下定格,时间为之凝滞,光阴在此止步。

一瞬,永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科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吞噬星空  沉睡到星际时代  末日乐园  这个大佬画风不对  影视世界旅行家
 科技之最强传承  混在世界末日  你很强但现在是我的了  诸天金手指  末日轮盘
 万界武侠大冒险  黎明之剑  港九枭雄  诸天福运  修真四万年
 诸天投影  快穿女配之男主攻略  诸天尽头  捡到一个末世世界  电影世界逍遥行
 无限催眠  诸天大道宗  诸天最强大佬  诸天败类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港综世界大枭雄  超级工业霸主  被灭霸收养的赛亚人  无限世界交流群